Win10之家 資訊中心
Win10下載休閑娛樂坊
Win10資訊Win10資源
Win10交流主題壁紙
Win7下載Win8下載

Ghost Windows10 X64純淨專業       Ghost Windows10 X32純淨專業

左手右手

2019-01-15 16:00:28來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責編:swin10去評論

 

     閱讀全文

處處争奪戰——一隻小處處,三頭大惡狼!

    談了兩三年戀愛,不了解他的家庭,沒見過他的父母,所有親熱也止于親吻和愛撫。這樣的愛情,失去時會不會覺得有些遺憾?

    起初,左林夕無比遺憾,當然也很悲痛。可當遇到真正的r。r,漸漸的,那種感覺,應該是慶幸吧。可是這位溫柔有愛的上司,居然是她的——哥哥?!

    he,非np。非網遊,僅僅有幾千字關于文名的解釋借助了wow

    章

    “還在忙嗎……有件事……唔,那沒事了,你先忙吧……嗯,真的,沒什麼大事,明天再聯系……嗯,拜。”

    合上手機,愁眉苦惱盯着床上的相冊發了會呆,左林夕再度撥出一個号碼。

    “媽媽……可不可以讓宋阿姨家的孩子住在别的地方啊?”一接通,她就嘟起嘴巴碎碎念,“我實在覺得不大方便,雖然小時候我的确拉着他一起玩過水,翻過魚池欄杆,還害他胳膊被鐵絲勾了個大窟窿,可那時候我絕對絕對不可能是故意的!用不着照顧他來贖罪吧?而且他畢竟個男孩子,如今也都二十歲了吧?共處一屋不方便,不方便!”

    “是不是沈甯不同意?”電話那端,左媽媽也不多說,直截了當表達了不滿,“夕夕,上中學之前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歡帶浩浩弟弟玩嗎?浩浩今年大二,在n市呆了快兩年了,我在國外就不說了,逢年過節回去他剛好放假見不着,可我還經常給他寄禮物的。你呢?你去看過浩浩幾次?幸虧浩浩懂事,一直說你的好話,宋阿姨和秦叔叔才沒有寒了心!小時候,人家都那麼疼你。這次要不是因為浩浩寒假發燒一直咳嗽,需要中藥調理,人家也不會麻煩你的,好容易開一次口,你就推三阻四的,浩浩多好的孩子……”

    “啊……好了好了!”自己不過來個小嘟囔,就換得老媽子一頓數落,左林夕閉上眼睛哀歎一聲,嘀咕道,“到底誰是你的親生孩子啊……”

    “你說什麼?”

    “沒什麼……”好尖的耳朵,左林夕嘴巴撅的發疼,索性閉口不吭氣。

    “夕夕。”左林夕沒接話,電話那端也沉默良久,過了好一會,左媽媽才放緩了語氣,溫柔地問道,“近來好嗎?媽媽不在身邊,你一個人辛苦了。”

    “好酸呦~”不過是句母女間最平常不過的問詢,左林夕卻心底一熱,調皮的聲音充滿了歡樂,“媽,女兒我吃得好睡得香。你呢……jas對你好嗎?”

    “他是個好男人。”左媽媽的聲音越發溫柔,漾着一絲甜蜜,“你弟弟也很乖的。夕夕,什麼時候想通了願意過來,我立刻給你辦手續。”

    “知道啦。媽,代我問jas和rob好。”

    “嗯……”新禦宅屋

    再次合上手機,期待地等了幾分鐘,眼見其後手機安安靜靜沒有聲響,左林夕有些失望地垂下眼睑,起身走到酒櫃拿出一罐啤酒,緊挨沙發坐在地上,自斟自飲盤腿打開了電腦。

    雖然年紀相差三歲,可到底是孤男寡女同一屋檐下啊,老媽洋墨水喝太多,看來根本無法理解自己這傳統的思想。而且這件事,至今還沒有征得沈甯的同意,如果他很介意的話,自己又該怎麼辦呢……

    想起沈甯,左林夕不由又是一陣心煩。

    他們兩個是大學時就走在一起的戀人,沈甯是高她兩級的金融系系草,而她不過是美女如雲的英文系中一棵平凡的小草,然而興許草草之間比花草之間更易擦出火花,沈甯不過是作為迎新一員幫她搬了搬行李,随後就雷厲風行俘虜了她,這段情事很讓t大沸騰唏噓了一陣子。

    雖然大學時代的感情普遍不被人看好,可畢業後的沈甯仍然天天往返于公司和t大之間,而左林夕畢業典禮上,他也是唯一一個自始至終陪伴身側的人,所有一切都顯示着這段感情的深刻,也預示着一個幸福的結局。

    可最近幾個月,左林夕明顯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以往不管多忙,沈甯都會在下班前幾分鐘給她一通電話,帶她出去吃飯或者回她這裡享受享受二人世界;可近來,電話漸漸少了,時間也越來越晚;甚至上個星期二至今,他因為連續加班除了打電話來,根本沒有出現過。

    怎麼辦?後天就是秦浩弟弟搬來的日子了,再不說,就等于先斬後奏了,沈甯雖然處事沉穩,而且拍拖至今從來不會因為吃閑醋發脾氣,可秦浩到底是個男孩子呀……

    左想右想,左林夕終于還是再度拿起了電話。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

    關機?幾十分鐘前才剛剛通過話,怎麼就關機了?沈甯最近真的有點不大對勁啊……

    “喂?”正有些發怔,手機上卻出現了一個座機号碼,左林夕疑惑地按下接聽鍵,滿心的懷疑與惆怅登時轉為甜甜的暖意,“怎麼關機了?剛剛還在跟你打呢……”

    “充電器忘拿了。”那端的聲音依舊淡淡的,帶着一絲疲憊,“剛張總在我辦公室,不大方便。一會還要陪他出去見個客戶,是不是真的有事?”

    “我想見了你再說。”左林夕歪頭想了想,拿手指卷着發尾小聲說道,“一周沒見了,我……很想你。”

    “乖,最近真的忙不過來……”沈甯似乎有些無奈,頓了頓,才帶着笑意說道,“好了,明天我跟劉總說一聲。下班早的話,帶你去買菜好不好?”

    心底一熱,左林夕立刻就咧嘴笑了起來,“嗯!那明天我去單位接你好嗎?”

    “下班那會兒堵車嚴重。”電話那端不着痕迹地拒絕,補充道,“早點休息,明天乖乖在家等我。我要去準備下資料。”

    “哦……”

    放下手機,那種怪怪的感覺又湧了過來。可不待她繼續深究,手機鈴聲卻又歡快地響了起來,左林夕翻開機蓋,不等那邊出聲,就壞笑着打起了哈哈,“大明星?吃了嗎?”

    電話那端,正是左林夕的大學死黨兼損友——黑明星,同樣剛剛畢業,卻已經在一家私營企業遭受剝削了。

    黑明星,絕對真名實姓,而且,是個女孩子……本來父親姓黑已經讓這白皙高挑的女孩兒倍受打擊,偏偏極愛看戲的奶奶當初還很正經地給她取了個‘大氣’的名字,直讓她在大學裡聽到‘明星’二字就冒煙兒,見人報家門始終隻說英文名caror。

    “林夕豬,咬你哦!”早已習慣了左林夕的調侃,caror惡狠狠威脅一句,便嗲聲嗲氣哼唧道,“怎麼今晚不見你上遊戲啊?剛剛我被一個腦殘幹掉了好多次,現在還在守我呢,都不敢複活……”

    “怎麼不用你的奶噴死他?”左林夕咧開嘴,露出白牙嘿嘿兩聲,歪頭将手機夾在肩上,伸手點開魔獸世界開始登陸,“等着哈,我現在就上。”

    之所以會這麼說,是因為caror在遊戲裡那猥瑣的名字——奶如井噴。不知是不是真實姓名在生活中給了這妞太多打擊,連着她在遊戲裡對姓名都有特殊的癖好,名不驚人誓不休……不過同樣喜歡拿遊戲打發無聊的左林夕也好不到那裡去,‘浴火焚身’這個名字,在别人眼裡的猥瑣感絲毫不弱。

    上線幫caror把欺負人的敵方勢力消滅,左林夕帶着颠颠跟在身後混經驗的她,思索着敲出了幾個字:“caror……我覺得沈甯最近有點不大對勁兒嗳。”

    “你丫就是閑的,沒事兒在家除了吃吃睡睡就是胡思亂想。”caror顯然不以為意,快速回應道,“你要跟我似的,天天被那老處女逼着加班,肯定不會這麼多事兒!”

    “不是啊……我們都一周沒見面了。你不覺得很不正常嗎?”

    “當然不正常了!不過不正常的是……都談了好幾年了,你丫居然還是個處!不是你家沈少爺不能,就是你有問題!哈哈……”

    “胡說!”似乎看得到caror躲在屏幕後的賊笑,左林夕耳根子一熱,紅着臉回複道,“他答應過我的,結婚前不逼我。”

    “所以啊,這樣的好男人都快絕種了,你說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是不是閑的蛋疼胡思亂想?”

    “好像是嗳……”雖然被這家夥沒正經地數落了一頓,左林夕卻漸漸輕松起來,“果真太閑了,要不明天咱們去逛街吧?”

    “啊!你小妞就知道氣人,以為我像你一樣不用上班啊?不過明天中午來我公司吧,請你啃個牛排的時間還是有的。”

    “啊差點忘了,明天好忙的。”忽然想起明天的大事,左林夕一臉的抱歉,“後天我那弟弟就搬來了,屋裡要好好收拾下。”

    “這樣啊……那明天下班我過去幫你好了。”

    “嘿嘿,也不要~”想起沈甯電話裡的囑咐,左林夕吐着舌頭偷笑道,“晚上人家要二人世界。”

    “切,就這樣還說你家沈少爺不對勁兒?!不過他同意嗎?老實說,他還真大方……”

    “明晚才告訴他。不當面說的話,還是有點擔心他生氣了不好安撫。”新禦宅屋

    “你啊……”caror的回複慢了下來,沉默會兒,才又打出一大串兒,“男人心海底針,不要太大意了。你家沈少爺可是鑽石王老五,萬一出個岔子被人搶跑就虧大了……呀,不和你說了,老媽又來逼我相親了!”

    被人搶跑嗎?

    退出遊戲,左林夕歪頭看着小相框裡沈甯那淡淡的微笑,滿心甜蜜翹起了嘴角。世界上隻有兩個人可以讓她放心去依賴,一個,是媽媽,而另一個,就是沈甯吧……

    作者有話要說:謝謝之之的認真評論,也是偶的個評哈哈……

    第二章

    隔日起床,又是正午十分。

    收拾好南面的卧室,将堆積在那裡的漫畫、小說、碟片裝箱挪去陽台的儲物櫃,又跑去樓下買好鮮花插在餐桌的水晶瓶裡,再化化妝,已到下午四五點光景。刷着長睫毛的雙眼,幾乎是一眨不眨盯着手機,半個小時後,左林夕終于按捺不住,拎起挎包披上風衣,拉開大門走了出去。

    一直以來,都習慣了沈甯的計劃,他選時間他選地點他選食物和飲料;隻要是他的安排,她從不會違逆。雖然今天他也囑咐自己要乖乖等在家裡,可一周未見,焦灼的思念令她連幾分鐘都不願再等下去。既然他說今晚可能會早點下班,如果見到自己滿心歡喜地等在公司門口,一定,也會很開心吧……

    “咦,這不是林夕嗎?來找沈甯?”

    車流中煎熬地等待了四十幾分鐘,待左林夕裝好找零站在巨力銀行樓下,曾有過幾面之緣的公司業務部劉主管剛巧從台階上走下。

    “劉主管好。”差不多已經七點了,初春的夜晚總是匆匆降臨,左林夕擡頭看看依舊燈火輝煌的辦公大樓,禮貌地寒暄道,“你們好辛苦的,總是加班到這麼晚。”

    “今天算早的。”劉主管挂着服務業人員特有的招牌笑容,點點頭和藹地應道,“剛過完年,營銷高峰啊。沈甯最近……”正說着,卻見他陡然有些奇怪地皺了下眉頭,跟着,輕咳一聲摸出了手機,“我給他打個電話,讓他早點下來。大冷天的,怎麼好讓女孩子一直等。”

    “不用了。”一聽到沈甯可能仍在忙碌,左林夕忙有些内疚地搖搖頭,朝當真撥起了電話的劉主管擺手道,“我再等一會兒,您快回去休息吧。”

    “這樣啊……”劉主管微微愣了下,眼見左林夕一臉的不安,便也不再多說,點點頭邁開腳步,關切地叮囑道,“那去會客廳等吧,一會兒我給保安打個招呼,别凍着。”

    “謝謝,真的不用了。您路上小心哦……”

    感激地目送着劉主管緩緩離開,左林夕内疚又期待地抿了抿唇,便拉緊風衣的領口轉頭朝自助機間走去。

    “喂?你已經回行裡了?哦?可你女朋友……年輕人吵吵架沒什麼,拿點風度出來……”

    玻璃門尚未合上,劉主管那刻意壓低了的嗓音依舊隐約傳了進來,左林夕不解地皺起眉心,片刻前還飽含着思念的期待,竟漸漸被不安取代。

    劉主管該是在給沈甯打電話吧?可她隻是來等男朋友下班,實在不需要他的上司這麼挂心……而且,吵架?她和沈甯?

    “喂?”

    突兀的手機鈴聲,差點把左林夕吓了一跳,急忙拉開包包翻出手機捂來耳朵,沈甯明顯有些不悅的聲音立刻傳了過來,“不是讓你在家等我嗎?”

    “我……”視線毫無目的地在泊車場掃過,卻又很快停駐在那輛極為熟悉的黑色奧迪上,左林夕攥緊挎包的皮帶,小聲應道,“我想給你一個驚喜。”

    “不用了,你現在馬上回家。”

    左林夕咬住微微發顫的下唇沒有回答,手機那端也沉默了片刻,才放緩語氣低聲說道,“聽話,我已經快到你家樓下了。”

    “好……”

    挂了電話,輕輕靠在被暖氣烘烤得極為溫暖的大理石壁上,左林夕忽然覺得失去了渾身的力氣,幾乎連站穩都很吃力。

    為什麼,為什麼他要說謊?自己呢?相戀近三年,她好像也從來沒對沈甯撒過慌,今天,她明明不打算就這麼離開,為什麼,會不由自主說了句‘好’……

    蹲身在自助機間的角落,偶爾會有前來取款的人奇怪地對她看上一眼,便急急忙忙拿了錢離開。左林夕雙眼一眨不眨盯着那輛安靜等候着主人的黑色奧迪,直至一道刺目的強光突然在眼前一晃而過,她才猛地起身咬緊了下唇。

    泊車場昏黃的光線,将那輛漂亮的蘋果綠甲殼蟲籠罩在一片朦胧的浪漫中,車門打開,左林夕幾乎想立刻捂住自己塗滿色彩的雙眼,可挎包落地,她的手臂除了顫抖再無一絲力氣。

    沈甯挺拔的身影緩緩出現,卻并沒有立刻離去,而是俯身将手臂撐在車頂,似乎在說着什麼。

    隔得太遠,左林夕隻能遙遙感覺着他似往常般淡淡的笑意,等到他終于直起身子,轉身朝黑色奧迪走去,她才輕舒一口氣緩緩彎腰拾起了挎包。

    是他的客戶麼?雖然那種車是女人的專屬,可畢竟也隻是客戶吧……

    自助間的玻璃門無聲滑開,左林夕怔怔看着甲殼蟲中突然奔出的女孩,匆匆自後将沈甯擁在胸前,唇角那絲剛剛浮起的微笑悄無聲息地破碎。

    沈甯轉過身子,似乎極為無奈地搖了搖頭,指尖輕輕摁進那女孩飄揚的卷發裡,低頭笑得溫柔。

    而那個一身皮草、熱情洋溢的女孩子,仰頭緊緊摟住他的脖子,似乎一刻不願離開那溫暖的懷抱。

    “聽話……”

    聽話……

    同樣的話語,在聽到他對她說出時,卻是徹底颠覆的感覺,左林夕局外人般默默站在沈甯背後,用自己完全陌生的沙啞嗓音,輕聲說道,“我隻想,給你一個驚喜。”

    “夕夕?”新禦宅屋

    “阿甯,她就是……”

    “夕夕!”甩開抱在身前的女孩子癡纏的雙臂,驚醒般的沈甯一把拉住左林夕冰冷的左手,捂在掌心擰緊了眉,“不冷嗎?怎麼還在這裡?”

    “我真的,真的隻想給你一個驚喜。”左林夕努力微笑,透過霧蒙蒙的視線貪戀地凝視着面前那張熟悉的臉龐,“好了,我回去了。”

    “你不要這樣。”沈甯并未放手,隻是更緊地攥着她的手,轉臉朝身側滿面不情願的女孩低聲說道,“先回去吧,稍後我再跟你解釋。”

    “哦……”女孩子撅了撅嘴,惡狠狠瞪了眼神色麻木的左林夕,轉身踩着高跟鞋恨恨鑽入了甲殼蟲,“好啦,人家聽話……倒看你要怎麼解釋,哼!”

    “冷不冷?”垂頭看着默不作聲的左林夕,沈甯眸中滑過一絲不忍,卻終究沒有多說,隻脫下外套罩在她的肩頭,擁起行走有些僵硬的她送進副座,發動了車子,“我送你。”

    “嗯。”

    歪頭聽話地靠在車窗不做聲,左林夕就像一個毫無情緒的木偶,睜着空洞的雙眼靜靜看着閃瞬即逝的街景。

    不願去問,甚至不願去想。此刻寂靜的車内,隻有兩個人淺淺的呼吸,伴着清淡的栀子香,這熟悉的一切似乎是在提醒她,片刻前的場景不過是場噩夢;隻要不問,隻要不想,就不會變作她無力承受的真實。

    車子駛過幾個十字路口,天逸小區的高層建築隐隐出現,左林夕從未像此刻這般急于逃離奧迪的遮罩,猛然伸手狠狠摳起了車門。

    急打方向盤将車子停靠路邊,沈甯心驚地看着鎖住的車門,好一會兒,才輕輕拉開左林夕顫抖的手指,捂在掌心輕聲說道,“先分開一段時間,好不好?”

    “嗯。”

    依舊是聽話地點頭,卻不知為何本清爽的發絲竟被冷汗膩在了額角,左林夕掙紮着抽出雙手,攥緊挎包輕輕拽開車鎖,将雙足踏入冷風中,扯了扯嘴角,“等你忙完了……忙完了我再找你。”

    “夕夕。”

    不要說,我不想再聽……

    左林夕在心中哀求,耳膜裡卻依然充斥着那一如既往的溫柔聲音,“是我的錯,我一直都在騙你。”

    “夕夕!”

    下一章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百度推薦

旗下網站: Win10之家|

旗下軟件: Win10系統|

Win10 - 應用,遊戲,下載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權所有 浙ICP備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