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資訊中心
Win10下載休閑娛樂坊
Win10資訊Win10資源
Win10交流主題壁紙
Win7下載Win8下載

Ghost Windows10 X64純淨專業       Ghost Windows10 X32純淨專業

安慰

2018-12-12 16:48:19來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責編:swin10去評論

    閱讀全文

☆、第一章

    房裡黑暗的讓人不寒而栗,煙頭、酒瓶滿地都是。向銘一進門打開燈,屋裡頓時亮了起來,也暴露出一片狼藉。向銘歎了口氣,沿著進屋的動線開始收拾。

    客廳裡,他還是一動不動地躺在沙發上。向銘出門前他就是這個姿勢,好像有種時間被凍結的錯覺。向銘冷笑一聲,或許他真想把時間停止吧。

    “郭啟翔,我回來了。”向銘蹲在他面前,捧著他的臉。他頭發蓬亂,胡渣也冒出來了,眼神黯淡,一聲不吭。向銘再次喚道:“阿翔,我回來了。”

    “小卉?”郭啟翔稍微仰起頭,眼中閃過一絲驚喜。看清是向銘之後,也沒有掩藏失落的表情。“是你,向銘。”

    向銘把他的反應看在眼裡,心中雖然無奈,但也不是不能理解。畢竟,交往了五年的女人病喪黃泉,生死相隔。“吃飯了嗎?”

    郭啟翔搖搖頭,“不想吃。”

    “我現在去煮,一定要吃!”向銘口氣嚴厲,郭啟翔本想再次拒絕,“小卉讓我照顧好你。”把女友的名字搬出來,郭啟翔隻得接受。

    向銘順手收拾了一下客廳,郭啟翔還是一臉木讷。向銘歎口氣,走到廚房,開始倒弄。郭啟翔不适應一下變亮的空間,跟著向銘,站在門口看他做飯。

    “今天,伯母打電話來了……讓我節哀……”沈默了半響,郭啟翔率先開口。“小卉已經走了兩個月了……要我看開點……”

    向銘停止了動作,郭啟翔直勾勾地看著他。郭啟翔總是意氣風發,自信滿滿的,怎麽現在看上去如此無助?

    向銘把東西放在了一旁,走到他面前張開雙手抱住他。郭啟翔比他高半個頭,也比他壯。但現在就像個沒了心愛玩具的孩子。

    “向銘、向銘……我該怎麽辦……”郭啟翔聲音哽咽,讓向銘一陣陣心疼。

    “不怕,我還在。我會一直陪著你。”向銘撫郭啟翔的臉頰,眼淚早已奪眶而出。“你不是一個人,我會一直陪著你。”

    “向銘……我想她……”

    向銘心中五味雜陳,“她會知道的……她總是最了解你不是嗎?”郭啟翔猛地點頭。“她希望你快樂……”

    郭啟翔臉色沈重。“向銘。沒有小卉……我還會快樂嗎?”

    郭啟翔的體溫讓向銘心絞般地疼,他是全世界最了解郭啟翔和許卉的感情的人。從他們開始,每次開心、每次争吵,他都知道個大概。也因為明白許卉對郭啟翔的重要x,他才沒法反駁這個問題。

    “你現在一點也不快樂……至少我确定這不是她想見到的。”向銘不禁加重語氣,郭啟翔像被教訓的孩子似的垂下頭。

    兩人不再說話,向銘重新開始做飯,沒一會兒就做了兩碗熱騰騰的面。向銘的廚藝很好,郭啟翔很早以前就知道了。他曾經嘲笑許卉蹩腳的廚藝,現在卻想念得不行。再好吃的面,此時也淡然無味。

    郭啟翔看上去一點胃口也沒有,但還是配合地一口口咽下。向銘出神,這樣的日子已經持續兩個月了。這樣的戲碼幾乎天天上演,時間一天天過,可郭啟翔看上去越來越沈重。

    兩人此時的空間仿佛真空,向銘沒法呼吸,隻會缺氧難受。他曾幻想幾時,能和郭啟翔兩人面對面共享晚餐。之前,是有許卉這個人,現在,還是有許卉的魂。

    “十一點了,洗洗睡吧。”向銘确認了時間,把沒吃完的面放著,再看看郭啟翔,還是吃了大半。向銘決定不再勉強,推著郭啟翔進浴室。“你已經幾天沒洗澡了,把自己弄清楚點!”

    郭啟翔任由他推著,這兩個月,除非向銘逼著,他幾乎就是塊巨型抹布,把自己扔在沙發裡,一動不動還髒兮兮的。

    把郭啟翔推進浴室裡後,向銘開始整理。一個小時過去,郭啟翔還是沒有出來,也沒有動靜,向銘隻能把兩人的換洗衣服放在床上,脫得隻剩四角褲進了浴室。

    ☆、第二章

    郭啟翔果然是坐在浴缸上放空。向銘壓抑著突突直跳的心,利落地把他的衣服拖了個幹淨。籠頭一扭,從花灑出來的水直接淋在郭啟翔的身上。

    冷水激的他一臉無措。向銘笑了笑,兩手捧著他的頭直接對著花灑直至全部淋濕。“發什麽愣!”

    一下子對著冷水沖讓郭啟翔頭疼,好在水還是慢慢升溫,身子也變得暖和起來。

    郭啟翔知道,向銘雖然喜歡照顧人,還是不會連瑣事也幫人一并解決了。就是因為他發愣,所以向銘才不得已和他擠到一個浴室,監督他洗澡。郭啟翔也隻能老老實實地開始洗頭。

    看見郭啟翔開始清理,向銘也準備替他刷背。滿是泡泡的搓澡巾在郭啟翔寬闊的背脊上上下走動。

    郭啟翔沒有吭聲,這兩個月來他習慣了向銘的無微不至。而向銘,卻是不敢直視郭啟翔的身體,心跳跟打鼓一般。

    向銘的手著郭啟翔的背,郭啟翔反而一下清醒了。這溫度好像比水還高,那撫的方式他不能再更熟悉了。

    郭啟翔轉過身,向銘用手遮住他的眼,仰起頭,四瓣嘴唇緩慢地碰在一起。郭啟翔一瞬間有些顫抖,向銘的手也抖個不停。但他像著魔似的,還是不斷地親吻著郭啟翔。

    郭啟翔的嘴唇發幹,吻起來一點也不舒服,向銘伸出舌頭,一下一下把他的嘴唇舔濕再吸吮。郭啟翔也張開嘴,開始回應。

    一開始隻是短暫的蜻蜓點水,慢慢變成激烈地在彼此的口腔裡糾纏。不知不覺兩人已經緊緊相擁,花灑的水還沒有關,身上的泡沫也沒有沖幹淨。

    向銘吻得渾然忘我,這樣的場景他不知幻想了多少次。如果不是許卉得病去世,如果不是他仗著和許卉、郭啟翔認識多年的友誼,趁著郭啟翔最脆弱的時候趁虛而入,這些依舊還是夢。

    郭啟翔現在需要照顧,需要關懷。向銘趕在所有愛慕郭啟翔的人之前,就在他身邊,以許卉好友的身份,料理他的起居,關心他的吃住。

    這個吻綿長地讓人欲罷不能,向銘有些失控,每每面對郭啟翔他總是拿捏不好分寸。而反觀郭啟翔,抱著一具截然不同的身體,但所有動作,都是在模仿許卉。在陌生中尋找熟悉,這種感覺也難以言喻。

    郭啟翔先停了下來,兩人的呼吸都變得沈重。郭啟翔再次轉身,背對向銘,快速沖洗後就離開了浴室。期間,沒有看向銘一眼。

    向銘長籲一口氣,心裡巨浪翻滾。“沒什麽……已經很幸運了……”向銘這樣勸慰自己。

    第一次和郭啟翔接吻,郭啟翔并不知道。那是他下班回來,許卉出門,郭啟翔躺在沙發上小憩,他偷偷品嘗了一口郭啟翔的味道。之後,雖然總是對郭啟翔幹澀的嘴心猿意馬,但不敢再付諸行動。

    第二次,是趁著酒勁。郭啟翔和許卉去拜訪許卉的父母,因為許卉的父母很滿意郭啟翔,三人一起慶祝。向銘撒酒瘋似的親了郭啟翔,又親了許卉。郭啟翔看上去有些尴尬,許卉卻笑著說:看他還能再做什麽瘋狂的事。後來發生什麽,許卉和郭啟翔也沒有告訴他,他也沒有在意了。

    第三次,許卉去世一個星期。郭啟翔整個人魂不守魄,不吃不喝。向銘雖然逼著他勉強吃了些東西,但是還是頹廢的厲害。公司也不去,斷了和所有人的聯絡。向銘怕他一蹶不振,抱著他哭了起來,直接又吻了他,說:“我來陪著你,許卉不在了,就把我當成她。讓我來安慰你……”

    不知道是不是總是堅韌的向銘也情緒大暴走,郭啟翔也變得完全失控。兩人激烈地相吻、相擁,像是被一團火烤著煎熬。

    或許是人體的溫度可以讓人平靜,郭啟翔沒那麽奔潰下去。開始回公司工作,但還是經常思念泛濫,每每在這個時候,向銘就會“安慰”郭啟翔,讓他知道他不是孤身一人。

    把自己也沖了個幹淨,到自己的房間。郭啟翔已經躺在床上了,還騰出左邊的位子。許卉過世後,郭啟翔覺得家裡處處都是她的影子,回到房間不僅覺得孤苦伶仃、還會觸景生情。所以就挪到向銘的房裡。

    向銘蹑手蹑腳地爬進被窩,其實他知道郭啟翔還醒著,但還是會下意識不去吵到他。向銘一躺進被窩,就伸手抓住郭啟翔的手。

    手心傳來向銘的溫度,就和他的人一樣柔軟又堅定。郭啟翔自己一個人在家總覺得無所适從,但是向銘會讓他覺得安心。

    這樣的行為無論是為了讓郭啟翔安心,或者是為自己謀奪機會,向銘不再深究了。既然郭啟翔默許了,他也會繼續這樣的“安慰”。

    ☆、第三章

    向銘和許卉是大學時代的好友。向銘是個同x戀,這是他從未跟别人透露過的秘密,總是很自卑。許卉是個熱情奔放的人物,待人熱枕又上心,再加上姣好的長相,無疑是被衆人崇拜。

    兩人會認識是因為許卉發現向銘在翻看同x戀的圖片,向銘雖然一時語塞,之後還是承認了。而許卉,則大方地說要替向銘保密,還會幫他找個帥氣的男友。

    多虧了許卉,内向的向銘也遇到過幾個不錯對象,談過幾次戀愛,豐富自己的感情經曆。而後,許卉更是順理成章變成向銘的好朋友。

    向銘是從許卉的口中知道郭啟翔這個人的。聽上去溫柔體貼,有風度又有情調。見到真人,向銘也打心眼裡覺得兩人簡直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對。

    許卉在郭啟翔的追求下動了心,而一旁觀看的向銘,也被郭啟翔的真誠給打動了。

    一不小心的失誤,也是他這輩子最懊惱的,就是喜歡上了好友的男友。

    或許因為向銘對許卉坦白了自己最大的秘密,許卉也對向銘推心置腹。畢業後,她坦誠已經和郭啟翔同居,并且把自己和郭啟翔之間的點點滴滴都跟向銘分享,祝願他和自己一樣幸福。

    向銘聽著羨慕,也很難受,隻能機械地笑著。

    後來,向銘因為工作地點變動,需要搬家一時找不到房子,許卉就馬上邀請向銘和他們一起住。向銘納悶怎麽許卉一點也不介意兩人世界被打擾,許卉就說:我們隻要在一起就是二人世界,别人g本不重要。

    而郭啟翔的态度,和許卉是一樣的。因為著急,向銘也沒再多糾結就住了進去。

    結果發現那是他人生第二個痛苦的失誤。和許卉說的一樣,他們在一起很甜蜜,g本對旁人視若無睹,向銘看著不自在,幾次想搬走,但許卉總是很熱情地讓他留下,勸說:這兒離你上班的地方又近、又方便,還有那麽大的房間給你睡。而且搬出去又得找房、還有房租。再說房子的主人這麽歡迎你留下來,你幹嘛老想著搬出去?

    又是郭啟翔也會符合說:小卉做的菜一點都不如你,你留在這兒還能解決我們三餐,向銘隻能作罷。

    向銘曾開玩笑地問許卉,“我是個同x戀,你就不怕我和郭啟翔住在一起會有暧昧?”

    許卉的表情他至今也忘不了,看上去那麽笃定,仿佛隻要她堅信,就是真理。“首先,阿翔他很愛我。”

    向銘明白自己問了一個無趣的問題。

    “再來,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許卉的話讓向銘覺得愧疚,他對許卉坦白了一切,除了自己喜歡上郭啟翔這個事實。

    從那之後他一看到郭啟翔和許卉就覺得自己背叛了他們對自己的友誼,覺得慚愧。後來,聽說許卉和郭啟翔要訂婚的消息之後,已經j疲力盡,不想再面對了。

    可惜的是,向銘并沒有如願抽離。許卉和郭啟翔也沒有如期訂婚。因為許卉染上了病,被告知是絕症,無藥可醫,而且所剩時日不多了。一開始郭啟翔并不知情,向銘身為許卉的好友,知道後就留下來默默支持許卉。

    許卉一開始不肯接受治療,她總說這是小病,沒大礙。還說,如果是真的,反正都要死的話,她也要死得漂漂亮亮的,不要剃個光頭跟尼姑似的。向銘又哭又笑,說她居然還有心情開玩笑。

    許卉笑地意味深長。在向銘眼裡,她總是那麽堅強樂觀,而且勇敢直率,他就算再好,或許也抵不上許卉的萬分之一吧。

    本就住在同個屋檐下,許卉瞞沒多久,就被郭啟翔發現了。郭啟翔的情緒不穩定,就是從那時開始的,他患得患失,小心翼翼。

    在許卉閉上眼,徹底進入長眠的時候,郭啟翔也一同跌入了低谷。新禦宅屋m.xyuzhaiwu.com/

    向銘帶著許卉的囑咐,仍舊住在那裡,接手許卉做過的,沒做過的。隻要郭啟翔還在墜落,他就要懸崖勒馬。一旦郭啟翔走出了低潮,他就算功成圓滿。

    ☆、第四章

    不得不說,在向銘幾個月的悉心照料下,郭啟翔逐漸恢複神采。雖然偶爾還是會走神,而且表情少的可憐,但向銘還是覺得頗具成效,很是滿意。

    用情越深,越難治愈。郭啟翔的開朗不管是不是裝出來的,至少他開始注意到周圍的人了。向銘也不用再一口口逼他吃飯,為他穿衣,跟個老媽子一樣。

    郭啟翔前段時間還鄭重地向向銘表示感謝。向銘心想,就算不是許卉吩咐,我也沒法丢下你一個人。想是這麽想,但也沒哼出聲。

    兩人的相處也變得更加和諧,向銘有時會為這種老夫老妻一般的相處模式沾沾自喜。

    早上起床,向銘做飯,郭啟翔看電視。吃完早飯,兩人一起出門,中午帶著向銘準備的食物。下班後,也幾乎都是早早回家。向銘早回的話就會開始準備食材,等郭啟翔一回來就做飯。郭啟翔早回的話就會為向銘要準備什麽,然後替他拿出來。

    平時雜七雜八地聊個天南地北,就寝時依舊兩個男人擠在一張床上,握著手。偶爾還會開玩笑一樣地戲弄對方,一個差槍走火就變成激烈運動。

    隻要不提起許卉,他們就像一對真正的情侶。但許卉死了那麽久,還是存在的。雖然沒有表現出來,但向銘還是明顯感受到和郭啟翔之間的隔閡。或許是他愧疚和好友的男友發展的如此親密,甚至上了床;也或許是郭啟翔愧疚自己覺得把女友的好友當成她的替身。

    可向銘看開了感情裡的是非對錯,什麽都沒有絕對。感情本就複雜,更别說還摻雜了男男戀。他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隻要郭啟翔還需要他的安慰,他就會一直陪他。

    “你在想什麽?”郭啟翔摟著向銘,兩人剛結束一場淋漓盡緻的x事。

    “想明天的早餐。”郭啟翔的聲音溫柔又有磁x,相處了幾個月下來,向銘還是覺得晃神。不知郭啟翔和許卉在一起時,是不是也是這種溫柔的表情?

    “我想吃豆漿油條。”

    “诶?家裡沒有。”向銘往郭啟翔的懷裡蹭了蹭,“我明天早起去買吧。”

    “不用了,我去好了。”郭啟翔撥開向銘額前的發絲,落下親親一吻。“你辛苦了,明天多睡一會兒。”

    向銘臉上發燙,一陣绯紅。“我才沒弱到做一下就不行了!”

    郭啟翔挑起眉頭,“真的?”

    “我可以連跑十樓樓梯,氣都不喘一下!”向銘捶著x膛,一臉很了不起的樣子。

    “那我就來看看!”郭啟翔猛地把向銘翻了個身,趴在床上,翹起屁股。郭啟翔也坐了起來,挪了個位子。“嗯,沒腫。”

    郭啟翔用手掌撥開臀瓣,隐秘的x口暴露在空氣之中,在他的動作下吐出潺潺白y。向銘忍不住哼了哼,郭啟翔打著圈把手指伸進去,裡面炙熱又柔軟。向銘體内滑膩的y體興許就是腸y和郭啟翔适才注入的j華。

    郭啟翔微眯著眼,由於剛才高潮過一次,也沒有進行過多的前戲,郭啟翔就直接提槍上陣,将炙熱契入向銘的體内。

    裡面依舊是緊緻又溫暖,向銘頭埋進枕頭裡,透出來的呻吟又細又撩人,郭啟翔馬上就開始淺淺抽c。他是個異x戀,說實話對同x戀有些抵觸。但不知為何,隻要對象是向銘,就沒有那麽難以接受了。

    雖然是個男人,向銘卻比女人還貼心。平時就是賢妻娘母,家事全包,連房事也難不倒他。

    向銘張開雙腿,方便郭啟翔進入的更深。背部光滑無暇,皮膚緊緻,腰線也很靈巧誘人。郭啟翔不知道男人也可以長成這樣,而且還是如此x感。

    “啟翔……啟翔……頂那裡……”向銘的聲音早變調,一層層湧出的快感讓他抛去矜持,完全沈溺在歡愉中。

    郭啟翔輕車熟路就找到了向銘的要害,對著那裡一陣猛攻。向銘的呻吟被撞得支離破碎,郭啟翔不斷抽離他的身體裡,再猛烈地c入,兩具身體激烈地相撞。

    “舒服嗎?向銘!”抱向銘讓郭啟翔有一種不一樣的感覺,這是之前沒有任何一個女人帶給他的,就連許卉也是。

    “嗯!嗯!好……舒服!啟翔……再用力……”身為男人,卻因為另一個男人露出如此媚态,讓郭啟翔覺得很有成就感。同為男人,向銘總願意為他扮演女人的角色。這一點更讓他感動。

    “啟翔……要……s……啊……”向銘在郭啟翔的攻勢下達到至高點,郭啟翔也沒多做忍耐,加快了擺動,也盡數s入向銘體内。“……好燙……”

    “對不起,我又忍不住s在裡面了。”郭啟翔躺在向銘旁邊,他不想錯過向銘此時的表情。臉上的紅暈,濕露的眼角,紅顔的嘴唇。“舒服嗎?”郭啟翔覺得口幹舌燥,想從向銘的嘴裡得到滋潤。

    向銘笑著點頭,一臉滿足。“好舒服……我愛你……啟翔。”

    ☆、第五章

    看到郭啟翔愣了一下,然後露出尴尬的表情,向銘就知道自己說錯話了。“啊……沒有……我隻是開個玩笑。”

    郭啟翔此時心情複雜,和向銘本就關系混亂了,現在無疑是亂上加亂。“今天,我還是不睡這兒了。”郭啟翔起身,套好睡袍就離開房間。

    禍從口出這話真的不假,沒了高潮後的溫存,沒了溫柔體貼的話語。向銘感覺喉嚨哽咽,想要宣洩卻沒出口。

    雖然兩人這種關系已經持續了将近半年,但還沒有明目張膽地告白過。因為太快樂了,他才情不自禁,不小心越界。

    眼酸,喉嚨也堵得難受,向銘把自己卷縮成一團,“你怎麽還忘不了她……”

    客廳,郭啟翔腳一伸就躺在沙發上。他睡慣了向銘的床,更不想在此時此刻會自己原本的房間,隻能拿著毛巾毯睡在客廳沙發上。

    向銘對他的情意他不是不知道,和許卉交往的時候就隐隐有些察覺。但他郭啟翔并非同x戀,向銘并不在他考慮範圍内,更别說當時他和許卉正處熱戀。

    不接受并不代表不能做朋友,郭啟翔欣賞向銘的為人,畢竟能讓許卉如此信任的人絕不膚淺。向銘雖然是同x戀,卻潔身自好,從不濫情。沒有男人的chu魯,也不似女人般柔弱。更難得的,是向銘很識趣,會洞悉别人的心思,從不多說,但又有決斷的時候。

    郭啟翔也把他當成摯友,他相信向銘有這個資格。許卉雖好,但有時也會耍大小姐脾氣,任x又别扭。郭啟翔也很自負,總覺得自己是對的,從不妥協。若不是向銘,或許兩人的關系也不會變得這麽如日中天吧。

    郭啟翔把自己擠進沙發裡,對向銘說的話進行頭腦風暴。他具體發現向銘喜歡他是在向銘偷親他的時候,他沒有揭穿向銘,反而裝睡。這種時候若是質問,反而尴尬。記得向銘嘴唇的觸感柔軟而豐滿,總是喜歡把自己的嘴唇舔濕後,再舌吻。

    向銘喝醉的那次,還囫囵吞棗地說:“我愛這個世界!愛中國!我愛你們……我愛你!許卉!我的好朋友!我也愛你,郭啟翔!”

    不知為何,郭啟翔想阻止向銘再撒酒瘋,因為他發覺向銘的感情,他生怕向銘在許卉面前胡言亂語。哪知許卉卻讓郭啟翔保持安靜。“他已經忍耐很久了,讓他宣洩出來吧。”

    原來許卉也發現了。許卉就像慈母般安撫向銘,向銘喝醉了難得哭鬧一回。“許卉……對不起……我喜歡郭啟翔……我對不起你……”

    郭啟翔心裡有些觸動,他和許卉間,很親密很熱情,但兩個人都是風風火火,唯我獨尊的個x。兩人的關系,缺的就是給對方喘息的機會,而這些就是向銘的作用。

    可能許卉就是想,和郭啟翔免不了争吵,才堅持讓向銘留下來。向銘就這麽充當兩人的中和劑,和事老。

    一開始就應該發現這麽做是錯的。許卉并沒有顧慮到向銘的感受,讓向銘越陷越深。而且,這段感情,不僅僅是許卉和郭啟翔兩人,向銘的作用無孔不入,三個人形成微妙的關系。

    許卉死後,郭啟翔失魂落魄,向銘哭了,這是他第二次見到向銘哭。郭啟翔想起那次醉酒,這個男人,他喜歡自己。向銘抱著他,不斷安慰,郭啟翔也任由自己放縱,在向銘身上尋求溫暖。

    “我愛你……啟翔……”

    郭啟翔不敢承認心裡的動搖,向銘了解他,他們的契合度簡直像是天生就該結合在一起。

    和許卉x格的碰撞,讓郭啟翔覺得刺激有趣,郭啟翔享受這種繃緊神經的關系。而向銘給他他另一種他沒想過的感覺,安甯。他自傲,向銘謙卑。他固執己見,向銘耐心配合。面對向銘他就是全然放松。

    他已經默認身為異x戀的自己完全不排斥向銘這個男人。抛開這一點,向銘是作為人生伴侶的不二人選。郭啟翔又是按耐不住想自己和向銘這麽發展下去,但是……郭啟翔打開手機桌面,許卉明朗的笑容就像個太陽一樣照暖人心。接受向銘,是不是對許卉的不忠?

    ☆、第六章

    那一晚,郭啟翔睡得很不舒坦,比平時還要早起。

    這個時間,向銘應該已經起來準備早飯了,但一點動靜也聽不到。“向銘?”郭啟翔推開房門,向銘還窩在床上。“還沒起床嗎?”

    昨晚留下的狼藉還沒有收拾,郭啟翔想起兩人的對話。連做兩次讓向銘累的不行,他準備出門買早餐犒勞向銘。

    “郭……啟翔?”向銘掙紮地睜開眼,臉色蒼白。“我現在起床。”

    “你怎麽看上去氣色那麽糟?”向銘赤裸著身子,昨晚郭啟翔留下的痕迹曆曆在目。“你沒有清出來嗎?”

    “……什麽?”向銘不舒服,顯得很遲鈍。郭啟翔讓他躺回床上,掰開他的雙腿,雙腿間的白漬已經幹了,嬌嫩的入口上還有一層白膜。

    郭啟翔趕忙打了個電話給兩人的公司請假,去浴室放了熱水,扛著向銘進去,為他清理。

    “難受嗎?”郭啟翔把手指伸了進去,不斷摳挖。

    向銘靠在郭啟翔身上,搖搖頭。

    “你真是,就該感冒拉肚子。”郭啟翔不禁抱怨,和向銘成為這種關系後,他知道如果不及時處理,被壓的一方可能會生病的。

    “……有你在……沒事……”向銘說話有氣無力,郭啟翔無奈歎氣。“郭啟翔……昨晚……那是因為氣氛太好,我随口說的……你别當真……”

    郭啟翔愣了愣,知道向銘明明是真心吐露,但又想當這事沒發生過。

    “我并不在意,别多想。”

    “是嗎……”向銘苦笑兩聲,“嗯……那就好……”

    “一會兒到我房間裡睡吧,我來清理。再給你弄些吃的。”新禦宅屋

    “你那兒?”向銘有些詫異,但他的房間那副慘狀,真虧自己昨天睡得下去。“也好。”

    平時總是照顧别人的向銘,一下變成被照顧的一方有些受寵若驚。郭啟翔看來不是第一次照顧别人,做的井然有序。

    雖然沒人使用,但向銘平時還是有好好整理,因此他可以睡在一間沒有灰塵的房間。再次踏入這個房間,郭啟翔顯得很惆怅,房間的陳設都沒變,許卉的回憶又開始倒帶。

    “好好休息,我就在外面。有事叫我。”這裡,他一刻也不想多呆。

    向銘點點頭。郭啟翔關上門,向銘一人躺在床上。

    許卉已經過世快一年了,他也如願守護了郭啟翔等長的時間,對郭啟翔的感情也日益加深。向銘雙眼通紅,這段時間他悄悄哭了幾回呢?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他現在的樣也太窩囊了吧?

    向銘羨慕許卉,她獨具魅力,鶴立群。更讓人眼紅的,就是高傲的郭啟翔都誠服於她,為她頹廢,為她緬懷。他不奢求郭啟翔能像愛著許卉那樣愛著自己,但這段時間的相處,郭啟翔對他有一點動心嗎?

    這個答案向銘覺得也不是全然無解,他很接近真相,又有些害怕。

    後來,向銘睡了半天,并沒發燒,上了個廁所就舒服多了。一臉尴尬地跟郭啟翔說已經沒事了。郭啟翔笑著說,“就算不會懷孕,也應該買些避孕套才對。”

    當晚,兩人又回到被郭啟翔整理過的房間裡,和平時一樣,一人睡一頭,隻是握著手。

    ☆、第七章

    兩人的相處不溫不熱,将近維持了快一年的安甯被郭啟翔的父母一通電話給打破了。

    “阿姨,你好。我是向銘。”向銘握著電話,就算對方看不到,但還是坐的筆直。

    “向銘?啊,阿姨有段時間沒打電話來了。你還好嗎?”郭母的口吻中是滿滿的關懷。

    “謝謝阿姨關心,我很好。啟翔已經出門上班了。”雖然郭母問候的是自己,但是隻是向從自己這兒打聽郭啟翔的事。

    “是嗎?他最近如何了?”

    “嗯,最近情緒都很穩定,也會好好吃飯。看上去好多了。”

    “是嗎?這孩子真是的……這麽大也不省心。”郭母在電話的另一頭歎了口氣,“向銘,我們真是給你添了大麻煩了。阿姨謝謝你。”

    “阿姨不用客氣,啟翔之前一直都很照顧我,我幫他是應該的。”

    “诶,小卉還在的時候,兩人處的好好的。怎麽會那麽突然……”郭母再次歎息,對許卉的死充滿惋惜。“向銘真是辛苦你了。小卉的葬禮後,我和你叔叔都沒法過去,阿翔又不肯回來,那麽多事情都推給你,阿姨覺得很愧疚……”

    說實話和郭母交談讓向銘有些苦惱,他們是從許卉死後才有接觸的。之前都沒有交集,後來又懷著居心積極照顧他們的兒子,不知該怎麽應付郭母。“沒有的事。”

    “那個,向銘。我一直在想,一直麻煩實在不好意思。你自己也有工作,還等照顧阿翔。所以,我找了個人過去幫你。”郭母的口氣有不容置疑,也有試探。

    “阿姨,不用這麽麻煩……”向銘明白郭母的苦心,但說實話心裡卻不大想接受,畢竟這段時間都是他和郭啟翔兩人朝夕相處,多個人多不自在。

    “向銘,因為是你所以我就直接明說了。”郭母語氣一變,嚴肅起來。“阿姨的考慮是,小卉那孩子已經不在了,但是阿翔還得過下去,不能一直止步不前。其實我找來的人,是親戚介紹的,很不錯的女孩子,長得漂亮,家室也好,雖然比不上小卉,但也不遜色。”

    向銘一下懵了,原來郭母是這個打算。

    “那個孩子一直都對阿翔有好感,隻是礙於小卉。再後來,小卉去世,阿翔身邊除了你沒人可以靠近。既然現在阿翔已經振作起來了,我就想讓她去試試,讓他們兩個磨合磨合。”郭母顯然對那個女孩充滿好感,更認為她可以成為郭啟翔的妻子候選。

    向銘心裡有些不滿,報複似的加重口氣。“阿姨,這件事情我沒有發表權。畢竟我隻是借住在郭啟翔這兒,而且這件事應該和他商量才是上策。”

    “我已經跟阿翔說過了,他同意了。我就是通知你一聲。”郭母沒聽出向銘話中帶刺,開始自己的吩咐。“我就想,那孩子過去的時候你幫幫她。你不是阿翔的好友嗎?那孩子喜歡什麽,平時做些什麽你就告訴她。還有,多幫她制造些機會……”

    郭母的聲音慢慢變得不清晰起來,向銘腦海中隻有“他同意了”這句話。那是什麽意思?明明兩人每晚都睡在一張床上,郭啟翔還是對他一點感覺也沒有?郭啟翔十有八九已經知道他的心意,但還是要在他面前很别的女人在一起?

    向銘一下覺得自己是世上最愚蠢的人,為什麽苦苦喜歡一個g本就不考慮自己的男人?

    “所以,向銘。你偶爾幫她在阿翔那兒說些好話……”

    “我明白了。”向銘仿佛可以看到之後的日子。郭啟翔和他的女友親密,他就隻能呆自己房間。如果兩人吵架了他會出來勸,如果兩人最終步入婚姻,他一定是伴郎。

    向銘的眼睛發澀,嘴裡像被什麽東西給堵住了一樣。一切隻是回到從前,郭啟翔會再次和别人戀愛,隻是那人不再是許卉,也更不會是自己。

    “聽你這麽說,我就放心了。向銘,阿姨什麽時候一定要好好謝謝你。”新禦宅屋

    “不用,阿姨。我也得出門上班了,就先這樣吧。”向銘此時恨不得把這個長刺的電話扔出去,顧不上禮貌直接挂了電話。

    ☆、第八章

    午休時間,郭啟翔一人坐在公司附近的咖啡廳裡發呆。他偶爾會在這裡和許卉幽會,有時還會叫上向銘,他一人沈浸在記憶裡。

    在家裡他不能表現的太過明顯,因為向銘會擔心。郭啟翔每次看到他那樣的表情,就覺得他比自己還要難受數倍,反而會想反過來安慰他。後來,他再次上班,一個人的時候,在向銘沒看到的時候,放縱自己。

    許卉是個很有意思的人,他總是驚訝於她不可思議的思維。許卉死後,她的形象越發美好,郭啟翔忍不住回味,然後傷感。

    一開始是痛大於樂,現在,開始不再痛了,隻是想起時有些動容。所以,時間真的是良藥。郭啟翔突然有想吸口煙的想法,就覺得沒必要在繼續呆在這兒,反而顯得自己矯情。

    付了錢,還沒到時間。他就在附近的公園閑逛,叼著煙。對了,治愈他的并不是時間,是向銘才對。不知為何,一想到向銘,郭啟翔心底的某處就變得柔軟起來。這個人,看到自己難受就會難受,看到自己開心也會開心,好像所有情緒都被他郭啟翔掌控著。

    最近那個想法總是不斷跑出來,讓他猶豫。或許,就這麽和向銘在一起,也挺好的。郭啟翔拿出手機,撥出向銘的号碼。原本他還是在追憶許卉,現在,想的都是向銘,他迫不及待想要聽到他的聲音。

    電話“嘟……嘟……”地響,郭啟翔好像在期待,期待聽到向銘接起電話,露出開心的表情,這樣他或許就可以……郭啟翔站在原地,他剛才一瞬間在想什麽?

    “郭啟翔?”向銘如他所願接起電話,聽上去沒什麽j神。

    郭啟翔皺著眉頭,他和向銘也認識幾年了,向銘總是連名帶姓這麽叫他。之前無所謂,現在卻覺得這種疏遠感讓人心煩。“你在休息嗎?”

    “嗯?沒有……今天沒去上班。”

    向銘無j打采的聲音讓郭啟翔确信他發生了什麽事。“你怎麽了?生病了?”

    “沒有,就是突然有點累。”向銘在家裡,模仿郭啟翔的樣子,躺在沙發上。

    “昨天做太多了?”

    郭啟翔試問地語氣讓向銘忍俊不禁,“兩次而已,我還受得了。”

    “是嗎?”聽到向銘笑出來,他也松了口氣,再次問道:“還是沒有清幹淨?我就說應該要帶套子。”郭啟翔已然忘記自己還在外面,口不擇言。

    “才不是!”向銘紅著臉反駁。“你吃過飯了嗎?”

    “剛喝了杯咖啡。”郭啟翔重新邁步,“我現在回公司請假,一會兒回家陪你。”

    “诶?不用了,我沒事。”向銘對郭啟翔說風就是雨的行動力再次無奈。“好好上班,我睡一覺就好。”

    “不行,我餓了。你給我煮好面,在家裡等我。”說完,就挂了電話。

    郭啟翔這種x格他不是第一天知道,他總是會對喜歡的人無理取鬧。現在撒嬌的對象變成了自己,郭啟翔的這種小脾氣反而更加可愛了。

    電話真的是不可思議,就算不在一起也能搭起溝通的橋梁。早上,郭母的一通電話讓他心情沈重。剛才,郭啟翔打來的電話又讓他開心。

    向銘歎了口氣,好像能體會郭啟翔在知道許卉得病時患得患失的心情。不願失去,但身不由己。這種的日子,還能持續多久?

   下一章

相關文章

關鍵詞:安慰肉書屋新禦宅屋
百度推薦

旗下網站: Win10之家|

旗下軟件: Win10系統|

Win10 - 應用,遊戲,下載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權所有 浙ICP備123456789号